诉讼案例logo

管巧丽律师:158-8940-4403

首席律师

深圳专利律师

联系律师

    管巧丽律师

    咨询电话:158-8940-4403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办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彩田路广电文创中心9-10楼 北京市京师(深圳)律师事务所,即深圳市中级法院旁

一个专利案引发的反思

时间:2019-07-22 16:00:33

  华为5G的案子以及随后引发的Google暂停对华为提供Android系统服务,把“全球化”很具体的呈现了在我们眼前。
  现实好像一盆冷水浇熄了我们买下全世界的热情。
  全球化对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是一个大的契机,借着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我们把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买到了全世界,当然“窗户打开,新鲜空气也进来了”,中国的企业也前所未有的和全世界的企业前所未有的贴近,近的密不可分。
  全球化已经不再是做到物美价廉就有竞争力,就能在世界市场占足份额。战斗升级了,现在是要抢占制高点了,斗智不斗力了。
  我今天聊一个实际案例。
  一个中国公司在全球化过程中遇到的知识产权纠纷事件,这个故事颇有戏剧性,也很有代表性,借着它我试着更清楚的说明我的观点,我们也可以了解信息产业的全球化中中国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个专利案
  这家中国公司叫做触宝,我估计大多数人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因为在国内真的没啥名气。但是在海外可是大大的有名,因为它占了全球大约5%的手机输入法的市场。
  按照我的标准,这是一家典型的国际化企业,也代表了新一代中国IT企业应该走的道路。我们不妨看这样几个数据:
  1. 触宝的输入法支持100多种语言,用户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与地区。
  2. 它的日活跃用户超过一个亿,几乎都是来自海
  3. 它主要的合作伙伴是三星、华为等国内外知名手机厂商,甚至包括高通这样的芯片厂商。
  4. 这家公司在成立的第二年,也就是2009年,就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受到关注,2015年被Google授予"顶级开发者"称号(Top Developer)。这家公司虽然不大,却拥有上百项国际专利。
  上面的数据让我对这家公司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这是一家以中国人的智力优势,实实在在做海外市场的纯技术公司。
  它在美国占有大约20%输入法的市场份额。这个成绩是完全碾压BAT中任何一家的。对于这类公司,我是敬重的,无声无息做出了一个中国骄傲,牛!
  即便是国际化程度这么高的公司,也差点因为一场官司就断送了。
  事情是这么样的,那是2012年底的一天,公司CEO王佳梁接到来自美国专利申请的代理律师打来的电话,本以为是来告知美国申请的专利被批准了,然而事实是,被告知美国语音识别的巨头Nuance已经把他们给告了。
  Nuance是美国今天唯一一家独立的语音识别公司。
  这几年很多公司都推出了基于语音识别的产品(就是长得好像音响一样的玩艺儿),事实上,Google语音识别部门就是Nuance的共同创始人带了一批技术骨干到Google创立起来的。包括经常被人调戏的苹果Siri最早几个版本用到的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都是Nuance的技术。
  如果你开的是奔驰,那么在不知觉中,你已经间接的使用了Nuance的服务。
  在美国和这样的宗师级公司杠上了,前途真的很堪忧啊。
  虽然是危机,但依然值得骄傲,因为Nuance盯上触宝,说明触宝威胁到他们了。大象是不会把一只小蚂蚁放在眼里的,但是看到一头狮子是会重视起来的。Nuance做语音识别,手机输入是一个大市场,而触宝当时已经做到了美国市场的10%以上,对Nuance来讲是不容忽视的竞争对手,要先下手为强了。
  通常大公司告小公司专利侵权,只是吓唬一下小公司,让它交点专利费就好了。但是这次Nuance很显然不是仅仅想要收点专利费那么简单,一定是把触宝彻底挤出世界市场,斩草除根,将危险掐死在萌芽里。
  因此,Nuance甚至不惜动用了”核武器“——337调查!
  337调查是啥?
  为了各位看官更清晰的了解事情的严重性,这里我补充一个知识点,337调查是什么。
  它得名于1930年《美国关税法》第337条款。根据该条款,美国的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有权调查有关专利和注册商标侵权的申诉。凡是被337调查认定存在侵权行为的外国出口产品,将直接禁止进口和在美国市场的销售。
  此外,337调查的约束力是跨越国界的,也就是说它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就侵权行为追诉。如果说一般的专利诉讼是用炸弹炸对方,那么337调查就是核武器了。通常来讲在美国的专利纠纷大家在地方法院打官司,很少使用337调查,因为后者律师费用高得昂贵,少则几百万美元,多则上千万美元,非一般创业公司所能承受。
  从这里不难看出,Nuance是认真的要对触宝赶尽杀绝,绝对不是仅仅去压榨一点专利费的。
  在历史上,被337调查的大部分中国企业干脆就不去应诉了,这样就放弃了美国市场,而且可能还要放弃一些其它国际市场,而应诉的中国企业,胜败的比例大约是4:6,也就是说胜少负多。
  所以我是能想象到当王佳梁听到这个晴天霹雳时的惊愕。尽管情况不乐观,但是对于触宝来说,其实除了背水一战别无选择。
  如果不应诉不仅要从此退出美国市场,而且将来在世界各地都麻烦多多,因为公司会被贴上知识产权侵权的标签。
  对手已经把触宝逼到角落了,退无可退。
  背水一战,下克上
  触宝的商业模式是和手机厂商合作预装,如果有侵权的嫌疑,那些大的手机厂商都会不敢装它的输入法。如果应诉,美国的专利律师事务所给了王佳梁一个大致的参考价钱,一个专利纠纷的律师费大约是几百万美元,而他的触宝公司被告了五项专利侵权,整个律师费加起来会超过1000万美元。
  这个律师费几乎会用光触宝手上的现金储备,但是他们还是决定应诉,在决定做了以后,迅速就调整了状态,事后复盘,我很佩服他们团队在这次危机中表现的果决,这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团队,也印证了他们为什么能抢下美国市场的10%。
  为了打赢官司,触宝花了大价钱请美国排名第一的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Finnegan。
  Finnegan的律师自然是业内顶尖的,而且专打IP Law,同时他们的收费也是不菲的。触宝当时的确拿不出那么多钱全让Finnegan的团队上,所以他们采用了中西合并,请了两个顶级的专利律师,然后在中国这边找了大事务所没日没夜地做辅助工作。
  律师费对于财大气粗的Nuance自然不是问题,他们请的清一色是美国律师,共十多人。
  触宝的中国律师团队很快找到对方的一个专利的漏洞,让它无效了,这样它还剩下四个专利官司要打。紧接着,Finnegan再接再厉,连下三城,法庭上打赢了另外3项专利的官司,最后仅剩下1项专利尚未裁决了。
  Nuance一见大势已去,提出了和解,其实在刚一开始触宝也希望和解,但是被Nuance坚决拒绝了。本来王佳梁也想再下一城,以绝后患,但是Finnegan的律师建议他们和解。
  这里也能看出好的律师的专业性,充分为客户考虑,Finnegan的律师讲:"官司打下去,我们当然可以收更多的律师费,但是时间拖得长,对你们未必有好处,何况你们打官司的目的是清除进入海外市场的障碍,这个障碍已经清除了,目的达到了,就不要画蛇添足了"。
  触宝接受了对方和解的建议。
  到此,在这个专利纠纷上,触宝大获全胜,完封对手。
  复盘
  这个案子历时近1年,我用春秋笔法,简单说个大概,其中各种艰辛,我相信除了亲历事件的触宝团队,无人能体会。
  但是我还是想接着这个案子聊聊自己的想法。
  打铁要自身硬
  触宝CEO王佳梁,创业前是微软的产品经理。在微软,工程在正式沟通客户前。写邮件都是经过规范培训的。合格了,才可以写邮件给客户。可想而知,他们对知识产权的培训会详细到什么程度。而微软出身的王佳梁对专利保护自然是有明确认知的。同样的,我相信触宝公司这样的纯技术驱动的公司,自然也会有充分的知识储备。
  尊重规则
  我们在刚跟世界贸易接触时,用价格撬开了市场,这无可厚非,在Made In China之前是Made In Japan,我相信后面取代中国制造的有可能是泰国缅甸越南印度甚至非洲制造。
  随着我们的发展,价格优势逐渐不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就要制造自己的新的技术优势了,不能一味在低价上想办法。我自己也处理过一些因为贪小便宜而吃大亏的案子。每当有国人跟我炫耀他是如何做了点手脚,老外并没有察觉,他多赚了多少时候,我内心都是一声叹息的。
  有点经济学常识的,就会知道老外这种对陌生人的信任,其实是多次博弈之间成本最低的。而且规矩对外来者是约束,但也是保护,一旦市场陷入无序竞争,大家最后是抱着一起死,那种有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可以独活的,太想当然了。